广州白木汽车公司案件

背景

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白木)位于广州经济开发区永和经济区贤堂路2号,工厂营业期限自2003年10月16日-2053年10月16日,主要为广汽丰田及东风日产提供汽车相关的零部件。该公司系日本白木工业有限公司在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永和区投资设立的一家全日资公司,注册资金为1280万元,土地面积53,033m2,建筑总面积9,420m2。共有员工580多人,其中正式职工380余人,劳务派遣工200多人。

据了解该公司有组建工会,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的委员们包括工会主席(派遣工是否参与选举?据主席介绍他们不是厂里的正式工,也不是工会会员。)是工人直选出来的。现在除了工会主席之外还另有8名工会委员。公司的正式员工基本上都是工会会员。

过程:

第一次谈判

广州白木成立以来一直实行了一种工间休息的制度,即在每个工作日上午和下午,职工工作2个小时后,休息10分钟(每天共计20分钟),每天延时20分钟下班。关于这每天延时的20分钟时间,企业不计入工作时间,也不支付劳动报酬。职工们对此意见很大。广州白木工会自直选之后历届工会都针对这个问题与公司方进行交涉要求废除该项制度,但是公司方面态度一直很强硬。公司方面认为此种做法没有违反中国法律,拒绝就此问题与工会协商。

2011年6月白木公司工会进行改组,冼大进当选为工会主席,工会搜集了员工意见总结出,每天延时20分钟这个问题,员工对此意见很大,白木工会就此问题多次向当地劳动部门和工会反映以及和企业将进行沟通,但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2011年7月白木工会冼主席通过有关渠道联系到劳维律师事务所,该所在了解具体情况后,积极介入白木集体谈判事件之中,通过相关的法律指导,并就白木的谈判问题中的谈判事项如何界定,如何推举代表等问题对白木工会予以指导,我所与白木工会签订正式委托,白木工会委托我所就白木工会与资方就工作时间制度的谈判为工会提供法律咨询和谈判指导意见。

2011年9月27日和11月16日,广州白木工会就此问题正式以书面形式向企业提出要求进行协商的要约,并同时向开发区总工会和萝岗区总工会书面寻求帮助和指导。企业虽然回应,但是坚持企业做法不违法,并要求工会提供证明该制度违法的法律依据,才考虑是否对此制度进行调整。

2012年2月1日,在白木工会与资方进行谈判之前,我所段毅律师、刘雪坛律师、孟凡琦律师赶到白木工会,为白木工会与资方当天开展的谈判提供法律意见和集体谈判意见。由于企业方态度依然强硬,当日17时谈判过程中工会会员的代表经过投票一致决定自2012年2月1日晚开始所有工会会员决定采取具有中国特色集体行动方式之一 — 不加班以表示抗议,给公司施加压力。

截止2012年2月1日,工会会员推举的代表仍然在就此问题与资方进行协商。这一天的谈判,白木工会方面为了谈判能够朝更有利于工人的方向发展,为了在必要的时候获得劳维律师的在场支持,工会主席冼大进请劳维律师团队到场进行谈判的指导,劳维所段毅、刘雪坛、孟凡琦一行三人赶赴白木公司,正式与白木工会办理了“谈判咨询指导”的委托手续。劳维所给工会方面的意见,其中有一条,就是在谈判难以进行的情况下,不排除借助一定的压力手段给资方施加压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白木工会方面,特别是工会主席,对集体行动非常谨慎,甚至有意回避,试图通过温和的办法与企业较量。)随着双方谈判过程的进行,资方态度依然强硬,工会方面有了集体行动的决议,准备采取不加班的方式表示抗议和对谈判的声援。2月1日17时谈判过程中,工会会员的代表经过投票一致决定自2012年2月1日晚开始所有工会会员不加班以表示抗议,给公司施加压力。

公司方面闻讯后,找到冼大进,反对工会的决定,要求冼大进回去做工人工作,要求工人按规定加班作业。冼大进当即与劳维律师进行沟通,询问应对策略。段毅律师对此进行了指导,教给冼大进如何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回绝资方的要求。最终使资方明白,罢工的决议是全体工会会员做出的,工会主席并不能左右大家的意志,全员不加班在所难免。

在工人集体行动的威慑下,未等工会“不加班”的行动真正实施,资方就答应了工会的要求。2月2日下午16时企业正式发布了经会员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书面公告,正式废除了每天延时20分钟的制度。

事件评估

白木的劳资谈判过程至少反映出,仅靠现行集体协商相关“规定”的程序性设置难以保障现实中的劳资谈判中劳资双方的平等主体地位。依法设置的企业工会也难以起到法律条款中设定的相应职责。上级工会对企业级真正涉及到真金白银的争议点也爱莫能助。法律法规等证明劳方诉求合法、合理的依据难以成为决定谈判胜负的关键。真正决定谈判成功与否的关键,仍然是工人集体行动的力量。

白木工人的“集体行动”虽然最终并未实施,但一个晚上的宣誓性不加班与长达半年的劳资和平协商形成强烈的对比。一个宣誓性的集体行动就使一贯强硬的资方做出了妥协。可见,在劳资博弈中,工人的组织化有多重要。这个组织化一旦完成,将最终决定着劳资博弈是否可以有效进行,是否可以持续。

我们看到,白木公司工会正是由形式上的工会民主选举,到长期与资方交涉过程中,逐渐体会到了组织化的重要性,也初步完成了组织化,并且通过这种组织化的外现(集体行动的宣誓)达到了对资方的威慑,完成了此次谈判。

2012年2月2日下午16时企业已经同意职工的要求,发布了经会员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书面公告。正式废除了每天延时20分钟的制度。(公告有影印件)

第二次谈判

2012年11月,工会方面就公司不合理的调休制度(调休无周期限制,加班后可不支付加班费,甚至安排到次年予以调休充抵),要求启动谈判。就相关法律问题向劳维所律师咨询。劳维所就谈判程序和法律问题与工会方往来邮件达十数份,并多次电话沟通指导。此项争议还在交涉中。

2013年1月,工会委员会就2012年奖金发放事宜向公司方发出邀约。原因是公司方于1月8日公布的奖金方案大大低于员工预期,且低于往年水平,导致员工普遍不满。

在1月8日的协商会上,公司方公布的奖金方案为1.4个月,工会表示不同意,并建议公司方于1月21日公示最终方案。

1月21日公司方未公示方案,工会方和劳维所沟通后,于21日中午召开职代会商定奖金方案。并向行政方提出22日上午的谈判要约。

1月22日上午,工人“自发进行停工申诉抗议”,当时工会主席不在公司。

1月22日下午,下午工会与行政方启动谈判程序,谈判进行一小时,达成合意:2012年奖金数额由原1.4个月增为3.5个月工资,发放时间为2013年2月1日(有集体协议影印件)。

1月30日,工会向公司方发出“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职工代表大会关于年终奖事宜的商榷函”(有word文件)。

第三次谈判

2013年3月12日,工会向公司方发出集体协商要约,要求提供相关经营数据,但资方一直回避

4月,劳资双方开始就工资增长方案进行谈判。

4月17日下午,资方通过行政的方式召集所有的现场班组长,按照部门为单位,逐个的向他们传达资方的加薪意愿方案,公司的底线是100元定额增薪,95元的个人评价。这些公司方代表在过去的三次协商中,从未向员工方协商代表提及。

4月19日,公司企业行政方绕过职工方的协商代表,向全体职工征集资方从来没有与职工方协商代表进行协商过的加薪方案的意见。在征集意见的过程中,还有部分行政管理人员以极度恶劣的态度威胁、恐吓职工,同意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企业行政方加薪方案的职工,签署同意意见后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不同意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企业行政方加薪方案的职工要离开自己的工作岗位,生产线上不同意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企业行政方加薪方案的职工由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企业行政方事先已经招募准备的劳务工人替代,更有甚者,要求职工离开广州白木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

公司对这种举动的解释是“2013年度的工资集体协商,公司与工会已经进行了五次的谈判,后因参加协商的职工方首席协商代表于2013-4-19日的第5次会议中直接宣布协商破裂,不再与公司进行协商。鉴于这种情况,公司根据开发区萝岗区总工会与会代表的建议,于4月20日直接向全体员工发布了2013年度的调薪方案。”公司方称“对调薪方案有不同意见的员工,可以将意见汇总给部门课长,或者按照部门各推选的1-2名职工代表做好协商的事先准备,并于5月8日1:30到公司会议室进行协商。逾期未协商的视为已经同意公司的调薪方案。”

Advertisements
标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